首页|

中心简介|

会诊专家|

政策法规|

行业资讯|

典型病例|

专题讲座|

远程教学|
武警总医院
 
贵州远程医疗服务纳入医保 圈内外沸腾了
 
时间:2016-09-18
作者单位:健康界
作者:
 
   9月13日,包括《贵州商报》《贵州都市报》在内的多家贵州当地媒体报道,该省将远程医疗服务纳入基本医保。这是全国第一个省级层面的明确政策。远程医疗服务各相关方均表示看好,并希望该政策能尽快落地和推广。
    虽然这只是一个地方上的政策,而且还处于试点阶段,但其对于整个医疗行业的影响或许是里程碑式的,对产业界尤其如此。对于处于融资困境中的互联网医疗公司来说,也许这是一道曙光。

开全国先河
     8月15日,贵州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官网发布《关于将远程医疗服务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称,为加快推进贵州省远程医疗的发展,进一步满足广大参保人员就医需求,经研究决定,将远程医疗服务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
    《通知》对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的远程医疗服务项目和服务方案进行了明确,并对收费标准进行了细化。(详见:重磅!贵州将远程医疗服务项目纳入医保支付)
     虽然此前有个别地市把远程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但是从省级层面进行整体部署,贵州省是第一个。该省为何能第一个吃螃蟹?
多位受访者认为,贵州省动作如此之大,与国务院医改办原主任孙志刚履新该省省长有关。
     贵州省卫计委信息中心主任严刚是该项目实施的负责人,他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介绍,2015年初,国家发改委和国家卫计委下发文件,把包括贵州在内的五个省、自治区作为远程医疗试点省区,希望各地“在远程医疗的操作规范、责任认定、激励机制、服务收费、费用报销等方面,研究制定适用于远程医疗发展的相关政策、机制、法规和标准,探索市场化的远程医疗服务模式和运营机制。”
   “远程医疗一定要建立医院间的协同服务,如果长效运行,必须建立收费机制,纳入医保。此次是由我们贵州省政府牵头,省卫计委和人社厅共同协调,最终把远程医疗服务纳入了基本医保支付,成为临床上的一个常规服务项目。”严刚说。
    严刚透露,贵州省已经把所有县级以上医院纳入了远程医疗服务体系,目前,正在向乡级医疗机构延伸,希望把远程医疗服务作为一种常态化的工作手段和机制。

助推分级诊疗落地
    对于该项政策所能带来的好处,严刚认为,首先会促进医疗机构之间的协同服务,而且能对提升基层医疗机构的诊断能力和医疗质量的管控起到推动作用,对于患者疾病治疗所能带来的好处自不待言。
    甘肃省人民医院建设的“甘肃省远程医疗会诊中心”接入医院近1500家,是全国最大的远程会诊网络之一。该院院长郭天康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表示:“把远程医疗纳入医保,对助推分级诊疗、提升基层医疗水平和服务能力以及实现患者属地治疗均有积极作用,意义重大,是大势所趋。”
    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在远程医疗尤其是包虫病远程综合诊治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该院院长温浩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兴奋:“这是落地属地治疗和分级诊疗的一个有效方式,也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重要推手。”
    温浩说,在西部欠发达地区推广远程医疗“既有理念问题,也有负担问题,这在相对发达地区是理解不了的”,如果能把远程医疗纳入医保支付,意义将非常重大。他表示,自己曾在新疆地方两会上提案希望促成这件事,既然同样是西部省份的贵州省做了这件事,非常希望“在下个月的一次管理会议上交流、学习一下,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
    心医国际承建了贵州省远程医疗综合管理平台的建设。该公司总裁邰从越说:“从大方向来说,这是一个很大利好!”他认为,此次政策不仅体现了国家对远程医疗服务的认可,更是提供了深层支撑,“通过医保支付,大大鼓励了前端的诊疗行为,对患者来说也是好事。”

破局远程医疗行业困境
    除了给医改、医院、患者方带来的好处,产业界对该政策也表示欢迎。
    在以往,互联网医疗公司老板最怕被问的问题大概就是“你们的盈利模式是什么”,而且他们大都会祭出“分级诊疗”和“商业保险”两张牌。
    对于互联网医疗公司来说,所谓的推动分级诊疗,无非是在远程医疗和线上健康咨询上,但是在远程医疗的收费标准和医院间的结算机制还没有完善的局面下,作为远程医疗服务平台的运营商,很难获得足够的经济收益以支撑运转。
     卓健科技收购了一家做远程医疗的公司,之所以被收购,是因为该公司入不敷出,生存成了问题。卓健科技创始人尉建锋向健康界介绍,省级远程医疗平台动辄投入上千万甚至上亿元,连接了成百上千家医院,但一年的会诊病例数仅在三四千。量之所以上不来,就是因为远程医疗服务收费没有标准,没有纳入医保。有的甚至在义务帮扶下级医院,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现在全国有这么多远程医疗平台,没有一个运作得比较舒服的,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浪费。”尉建锋说。
     此次贵州从省级层面的破题,被产业界寄以厚望。
     尉建锋认为,如果类似的支付政策在全国推广开来,把医保支付的口子“撕开”以后,远程医疗平台的病例数量就会大大增加,效率就会提升,就能良好运转。
    “远程医疗最大的发展瓶颈和弊端就是收费和纳入医保的问题,这已经成了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发展的困局。”此次贵州把远程医疗纳入医保,将给处在融资困难期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带来利好。“对于互联网医疗这种新业态,政府应该进行政策和法规上的帮扶,让我们能有一种持续性的盈利模式,这对于整个行业都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尉建锋说。
    邰从越也非常看好该项政策,“虽然之前新疆的克拉玛依已经有类似政策,这个应该不算从0到1的事情,但是意义仍然重大!”他更看好此次政策的后续效应:“现在来看,这个政策对很多省份、地区在这方面政策松动和触动的价值,可能比实际意义更大。”
     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说:“整个移动医疗产业里,最现实的问题就是谁来买单的问题,只靠我们这些公司去补贴、去做公益,显然是不能持续的。”而此次贵州省首开先河,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是“政府和有志于在医疗产业进行突破和改革的力量的一次共振”。
有评论者认为,此次贵州省的政策只是针对会诊,市场前景尚难评估。对此观点,张锐说:“我们不应该看一个政策在这个节点上做了什么,而应该看这个节点做了这样一件事未来的趋势和方向是什么,我们更看重后者。”
     据健康界了解,全国将有部分省份陆续推出把远程医疗纳入医保的政策,健康界将持续关注。

 
分隔符
copyright (c)2000-2017 武警总医院远程网站www.wjtele.com 京ICP备11046050号-1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477号